陈奕迅《等》,“何必抱怨,曾令醉心是谁人,自愿吻别心上人,糊涂换来一生泪印”

 

全世界都以为我们的分开是因为孩子,就连你也是这么认为。

死去的美人鱼—第五章:提出离婚

2015.03.28 星期日。正式提出离婚。

还记得那天,阳光明媚,到处都是踏青的人们。中午起床,微信问她在哪?她回复到“在西溪湿地溜汉堡。”遂,驱车前往。

在西溪慢生活的大门里面,见到了你。天木兰的靴子,牛仔裤,我说这就是我喜欢的style。我们拥抱着,依偎在一个木栅栏旁边,互相吻着对方。汉堡在周围,欢快的撒欢。中间汉堡跑丢过两次,不过,还好都找到了。

其实,当时,我内心是纠结的。因为那天,对象出差要回来了,但是没有告诉我是几点的飞机。

天色渐晚,我和她一起把汉堡送回来家。然后,找地方一起吃晚饭。城西银泰对过的鱼火锅,不知道她还记得吗?

吃饭快结束了,对象给我打来电话,说到家了,让我赶紧回家。

看着对面的女孩,想着我和她这些天的愉快相处,仿佛找到了真爱。所以,我决定回去直接摊牌。虽然,在前几天劝导她和N的时候,我还信誓旦旦说自己不会离婚。

但是,在真爱面前,我没有了原则。

打开家门,一副谈判的架势。我坦白了一切,希望能得到她的理解。

然而,事情变得越来越复杂……

 

称之为报应吧

第一次对一个女人动了手,第一次觉得实在不知道怎样才能教会你做人和做女人。

也许这就是报应。

第一次打篮球受伤,冥冥之中就受了。

很严重,膝盖软组织挫伤,揪心的痛让我想起你。

以后的一个月,都只能瘸着了。

没走一步的疼痛,都会想起你。

冲动的一晚

2016年08月12日,星期五。

早上起床后,看到她家里有人,心里挺难受的。走到车库,看到她没有去公司,心想应该在家有事。微信发过去“在干嘛”,大概二十分钟后回复“洗澡”,两个字。不想追问,也不想打搅,别人想理你,自然会找你。

一个上午,没有任何联系。

下午15点左右,我实在绷不住了。微信发过去一个笑脸,她说身体不舒服,在家休息。其实,我本该关心她的身体和健康。但是,涌上心头的全是恨铁不成钢,明明说要分开,明明知道要分开,却这是在干什么?

电话打过去,吵了挂,挂了再打,反正完全看不出来分开的意思。

最后一通电话,我问“要不要和他分开?要多久?”

回复是“要分开”,“可能一个星期,可能一个月,可能一年”,“一个月吧,到九月十五号”语气看不出来一点不开心,而且在开车。

我猜想,是去见面约会了吧。

时间来到晚上六点,我下班了。打她的电话,她说“我和小拇指在外面吃饭”我说“立刻给我过来”她说一起的还有她的初中同学”

真是气不打一处来,一天前跟我说,要一个人吃饭看电影,要一个人学会孤独。我约她吃饭,她拒绝;约她,她不相见,要一个人。

且不说,晚上我花费多大精力抓来的娃娃,为了博得她的一笑。

转眼间,很开心的约了别人一起吃饭。

我给小拇指打了电话,电话里我觉得这个男人好会伪装,无论我说什么,他只会说“什么事”“你说”“好的”“没事”,让旁人完全听不出来。曾经,他在家,她当着我面打电话说分开的时候,也是这样。

回到翡翠城,心神不宁。晚上十点了,还没有回家。我微信告诉她,我在楼下等你。没有任何回应。我打了挪车电话,没有回应。凌晨50分,她终于回来了。

见面第一句话,“现在你满意了?”

我满意什么?我影响了你们了吗?你们还不是搞到半夜。

你说我什么也好,我只希望你好。我们发生了激烈的冲突,我打了她一巴掌,我希望能打醒她。而不是等到别人来指着鼻子骂的时候,你才意识到什么是一个女人该做的。

我知道我做错了,我不该打她。但是,我不后悔,如果她还有点自尊心,就应该知道停下脚步,做自己该做的正确的事情。

关上门的那一刹,你在里面哭,我在外面哭。我们为什么走到这一步。

死去的美人鱼–第四章:第一次吻她

你若光明,这世界就不会黑暗。你若心怀希望,这世界就不会彻底绝望。你如不屈服,这世界又能把你怎样。

还记得每次都会下雨吗?

那两天,我一直不敢太鲁莽,顶多也就是拉拉你的手,偶尔暗示一下想亲你,但从未迈出那一步。因为害怕失去,难得遇到喜欢的人,怕自己的行为让对方反感。

晚上回家,微信上问你,“我可以亲你吗?”你这样回复到“难道要女生主动吗?但小鬼”我顿时心里就明白了。

2015.03.24,那是周四的夜晚,下着雨,我开车,带着你,到了西溪湿地那边,我们第一次亲吻了对方,深情地。

还记得我从驾驶位扑倒副驾驶位上吗?甚至,我想要去摸摸咪咪,你说我们发展得太快了,也就停止了。

第一次亲吻,在一个下雨的夜晚。

死去的美人鱼—第三章:初见

人生若只如初见。

人生若只如初见,相视莞尔,会心一笑,你自不伤,我自不结。

人生如只如初见,相视默默,心各一天,你自不动,我自无邪。

人生若只如初见,相视流眸,心无所念,你自安然,我自从容。

人生若只如初见,莫不如不见,雨雪晴川无恋,天涯不眷,海角不厌。

 

2015年3月24日,星期二。我和她还是想前段时间一样火热的聊着,了解对方的生活,排解对方的烦恼,宽慰对方的心情,仿佛热恋中的恋人,如胶似漆。早上上班的时候的,德力西门口左拐的红绿灯路口,我发过去一张蛋糕的图片,她说“晚上一起吃饭吧,我心情不好。”,就这样,我们的第一次见面来临了。

下班后,驱车回到翡翠城,停在西门口,告诉她我到了。人在车上等待的心情还是挺激动的,毕竟聊了这么久,聊得那么深;心里又有一份担忧,生怕见光死,这年头见光死太常见了。

忽然看到一个个子挺高的女生出现在车前面,示意了一下,她选择了坐在车的后排,不知道是害怕被别人看见,还是不想离得太近。

“挺有品味的嘛,车的颜色和我的一样”,她开玩笑到。”你是什么豪车?”“现代”她回答道。

“哪里吃?”突然想起她经常说的一句话,“方向盘在你手里,你带我去哪就去哪”

那天我们去了虎跑的新榆园,一路上她比较开朗,跟我讲述了他留学翻车的经历,讲她的驾龄,顺便鄙视一下我的车技。

到了目的地,第一次面对面的坐着,第一次仔细打量这个女孩,挺可爱的,除了脸上有几颗痘痘,爱笑的女孩,还有那挺个性的眼睛。

第一次跟白富美约会,我还是很害羞腼腆的,气场全无,静静的欣赏着对过的美女,认识她很荣幸。

从新榆园吃完饭往回开车的路上,我问她“着急回家吗?”

“家里老公在,回家太晚不太好”

我们在西溪湿地那里在车上坐了会,从那一刻开始,我发现这个女孩很可爱,我喜欢上了她。

第一次,我牵了她的手。。。

回到翡翠城,走门口让保安开门。她说有些车位没有人停,forfree,还到自己车上拿给我一张停车证,C-72,白色GT,白富美。

2015.03.24 星期二

 

死去的美人鱼—第二章:热聊

马云很黄很暴力的公司文化,是为了消除两个人之间的羞耻感。当两个人对“约”已经不再避讳的时候,话匣子全然打开。从那个晚上起,和她聊天,成为我每天生活的重心。

隐约记得那几天她心情不太好,我就每天跟她说早安,说晚安,还在朋友圈里发一些话来鼓励她。有一天,她说“很高兴认识你这样的朋友,在朋友圈里面为我发这些”。其实当时我挺尴尬的,因为那是我的小号,里面除了她没有别的人。

约她见面,她说不方便,约她吃饭,她说等她离完婚,再见面一起吃蛋糕。当时能做的,就是等。她也不想在离婚之前,出什么乱子,给ljy一些把柄。

有一天晚上,她跟我说“我有一个朋友,跟一个有妇之夫N好上了,她应该怎么做呢?”,其实呢,一般的这种问题,说得就是自己。我也直言不讳,谴责着这个男人和她所谓的朋友。除了那个男人的一些情况之外,对照我自己,我这样说“如果换做是我,我应该不会离婚”。慢慢的,她开始跟我谈论N…..

后来,我们开始通过微信玩真心话大冒险,“你胸多大啊?”“你内裤什么颜色啊?”…..之类的,那天晚上到很晚。

那个时候,我知道她住在一幢,但是不知道是哪间,就经常站在窗前观察整幢楼。

她说她每天会写毛笔字,还说她和她老公已经分居,几天的观察下来,也就基本确定了大概方位。

在这段时间,我们疯狂的聊天。述说着自己心里的心思。

死去的美人鱼—-第一章:相识

2013年初,得知公司将来的总部会放在余杭,第一次坐着194转356,来到翡翠城。现在想想挺好笑,其实上班的地方离这里还有12公里路,为什么当初买在这里?而且是第一站看完翡翠城,再去看看岸上蓝山已经没有兴趣了。

2013年3月,签完购房合同,6月份贷款审批下来拿到钥匙,然后开始装修。10月份装修完工,周末偶尔过来开窗透透气。当时觉得这里好偏僻。

2014年3月,原先的租房合同到期了,也就准备正式入住翡翠城了。我还是自认为比较追求完美的,以至于搬家那天拿刀拆包裹的时候,割破了一大块手指,到现在我心里都觉得不太吉利。

入住了翡翠城,由于对象经常出差的缘故,偶尔打开微信附近的人。具体已经不记得是哪天了,看到附近的人的她,有一张照片特别吸引我,于是我也就申请加为好友了。

加完之后,基本上也没有聊过。到2015年3月,我印象中应该聊过3次左右。

有一天早上,“你在干嘛?”发来语音说在开车,当时听声音,觉得应该还不错。“在哪里上班?”“以后上班可不可以顺我一程?”……之类的,简单聊过几句也就结束了

还有一次,晚上加班回到翡翠城,走在小区,我发条微信“在干嘛?”“在家加班”“加班做什么?”“写PPT”“加班写PPT的都是牛人”“我是牛人的助理”“要不要出来散散步”“不用了”……第二次简单寒暄也是草草收场

第三次,应该是2015年初的某个周末的下午,我一个人躺在沙发上,发条微信过去“在干嘛?”“在去健身房的路上”……balabala办了健身卡浪费之类的“有空见一见吗?”“不行,我跟我老公在闹离婚”…..也不记得那天怎么结束的了。

虽然,微信加了一年多,但是聊天的次数少之又少。

2015年3月初的某个晚上,公司开完年会到很晚,我也喝了点酒。坐在回翡翠城的出租车上,翻着微信的通讯录,想找个人聊天。翻到了她,只是抱着不成功便成仁的想法,发个去“约吗?”,心里想着,加了一年多了,要是没缘分就删了吧。这是,她回复了“你有几套房几辆车?”,其实当时心里琢磨,如果回复实际情况一套房一辆车,是不是很大众,需要回复一个有点个性的答案。自己也不是个喜欢吹嘘的人,心里其实已经做好了牺牲的打算,回复“没房没车,屌丝一个”,等着被拉黑。结果,结果,结果,收到的回复让我醉意全无“好的,那你请我吃蛋糕吧”……

从此,我们开始了这一段故事……

如果那天我没有那么做,或许也就没有这么多爱恨情仇和狗血的故事。